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与花同眠

作者:朱小红 来源:人文学院 发布时间:2019-06-11 浏览次数:27

 春风十里,荠麦青青。

山远水长,一圈一圈的水纹晕开,像是要漾出这长情的山色。漫天紫红的霞光缭绕,映在河里紫彤彤一片,一阵青烟在屋顶上缓缓升起。这终日烟熏火燎的村庄此时沉浸在一蔬一饭的香气里。

谁家的风筝直愣愣地挂在河畔的梨树上?像小孩一般牵着妈妈的衣角不愿放手,风筝线紧紧地缠在树枝上,固执地环抱着梨树枝头满目的春光。深褐色的树干如盘虬卧龙一般屹立在水边,像在等待未至的故人。

比起热闹的桃花,我偏爱单薄的梨花。曾经的老屋旁,有一个梨园,春天开花,夏日结果。摘梨子倒也成了这夏日里最解馋的事,梨园的主人是个六七十岁的慈祥老头,每每结果时,他总会挨家挨户地送一筐梨子。可如今梨生梨落总归尘,老头也早已化作一抔黄土。

一团团的梨花开,一朵朵的梨花落,花开十分,花落三分,剩下七分褪成一抹纯纯的白色,灿灿地挂上枝头,一根根黄色的花蕊散发着阵阵甜甜的香气,混合着春日里腊肉的香气,热腾腾的直醉人。

花开灿烂,花落傲然。片片的雪梨花瓣浮在水波里,在水中起起伏伏,却又决然的脱离梨树,固执地随东流水一路往前,雪白的梨花,紫红的烟霞,翠色的山峦,在澄澈的河流里一点一点的融合在这苍茫暮色里。花影在日暮时分寥落,像寒夜的星辰。

在这小小的山村里,有我的老屋。我一直在外地求学,回来时,故乡瘦了一圈,春光乍泄里,门前的池水干了一半。老房子靠在坟旁,旁边柳树上的柳枝随风摇曳。我想我这次回来许是为了在故土埋下一滴眼泪,好让我这一生也有乡愁。

而老屋旁的那棵梨树,毕竟春天还是新的,还是有希望的,它和这寥落的老屋相比,春意盎然,亦衬得老屋不再荒凉。

这树繁华的梨花让我想起那年的大雪。

黑色是天空的颜色,橘黄的灯光暖暖地炽烤着我们一屋住校生,大家挤在一起取暖,不见老师,一伙人便热火朝天地闹开了,大家信马由缰地谈论着自己的新年愿望。2017有多远,我记不真切了,我只是沉沉地说:“今年我想下一场大雪。”

2016年的冬夜,江城大雪。这雪铺天盖地而来,裹挟着来自北冰洋寒冷的气流,呼啸而来。大雪纷纷,万物银装素裹,静谧祥和。今年的梨花去年的雪,只在一夜间给人惊喜。

后来啊,一屋人走散在人海中,不再回头,不再相见。入了大学的我,偶然间窥见新葡亰园里藏着的梨花,花依旧单薄地开着,一树树花,热热闹闹,不知经年。只不过,这树梨花只有我一人独赏罢了。


责编:季忆

编审:曾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