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滚滚红尘中对资本的一抹静静浅思

作者:徐小丝 来源:社会发展学院 发布时间:2019-09-25 浏览次数:1

    一个人最容易迷失的地方不是森林,而是城市,在森林,你迷失的只是方向,而在城市,你迷失的是人心,生活在其中的人们如同破碎的风筝,追逐着每一片风。

——题记

    《货币战争》,一部富有争议的金融谋略书籍,抛开争议,不可否认,它让拜读的人心情激荡,试追问是什么让它使人欲罢不能?是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是不拘一格的立意角度?还是夸大其词的历史事实?不,都不是,是它可以跨越重重迷雾,抽丝剥茧直视人类最原始的欲望——对资本的狂热追逐,它让人狂热也给人冷静。

    书中一群志同道合掌握高超敛财手法的能人编织着一张高效、绵密而精确的金融毛细血管信息网络,步步为营地把资产由小做大,大到跨越国界,由富甲一方的地主,变成国际大亨,他们用金钱铺成了一条走向权利的璀璨大道,再用权利为他们的金钱保驾护航,用钱买权,用权生钱,如此循环,生生不息。这等天作棋盘,星作子的豪迈气魄也让我的心在浩瀚的阅读中蠢蠢欲动,激荡澎湃,久久不能平复,仿佛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随着那一把烈火烧了起来,疯狂颤抖着,同时有种情绪在心底酝酿,好像在看不见的旷野里有一千只乌鸦即将刺破黎明。我很清楚地知道那是什么。罗斯柴尔德家族从倒卖古董和古钱币白手起家,到成为国际上显赫的第一家族,从翻手为云到覆手为雨只需要短短几分钟时间,他们用金钱控制一国货币体系从而掌握一国经济命脉,用金钱控制战争进而赚取更多财富,他们为战争双方提供从军火公司上市,发行军火债券,运转融资,到国家战争债券发行,战后赔款债券承销,赔款资金划转,国家重建融资等业务的一揽子战争综合解决方案。他们把大炮一响,所掉落的黄金万两赚了个底儿朝天,他们深谙没有钱想打一场长期战争那是痴心妄想,所以他们想你所想,在超导状态下的低能耗与高效率中给你财富,从另一个角度看,金钱是战争的目的,又是驾驭战争的工具。

    但这些国际银行家们可曾想过富可敌国的战争资本下面埋葬的是累累白骨,亡魂万千。资本是没有感情的,只为利益而活,资本家也不是慈善家,他们只为资本而活,可这样的他们难道不是成了资本的傀儡吗?难道生活只剩下利益而已?然后空有一具行尸走肉般的空壳,上下求索,不知所踪?

    回首看这繁华的都市夜,满目灿烂,车流从身边经过,灯火迷离,地面上或红或绿,或黄或白的灯光,不规则地游移,跳跃,像一场光与影的游戏。在这个矢志不渝的功利主义如烟火腾空而起的时代,欲壑难填取代了安于现状,困惑浮躁吞没了清醒淡定,奔波于生计的人们似盲人摸象,摸到了一小部分财富就以为可以得到全部,自负地认为一切很好掌握,殊不知有多少人在潮水反复席卷中搁浅或者沉没,有多少人执迷不悔,有多少人不再挣扎、高唱生活的残酷,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张看不出波澜的面具。

    蒋勋先生曾说:“物质不是不好,不好的是没有与之抗衡的力量。”生活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它不华丽,也不梦幻,它是赤裸裸的现实。因此,一个人拿什么为自己的精神祭奠很重要,保持且珍惜内心的澄澈和轻盈,学会让灵魂端庄而优雅,这样才能让硬邦邦的世界不至于硬进心肠,让软弱的心不至于坍塌不起。

责编:

编审:曾益